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速递
【特别策划】走近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得主王泽山:让火炸药世界领先
2018-01-10 10:43  刘诗瑶   来源:人民日报 

“获奖是莫大的鼓励。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人人有责,我会继续为创造世界一流的火炸药成果而努力”

  1月8日,中国工程院院士、南京理工大学教授王泽山走上了2017年度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的领奖台。这位年过八旬的老人,精神依然矍铄。

  他60多年来专注于研究火炸药,带领团队发展了火炸药的理论与技术,突破了多项世界性的瓶颈技术,一系列重大发明应用于武器装备和生产实践,为我国火炸药从跟踪仿制到进入创新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书写了我国火炸药实力进入世界前列的传奇。

  “关于火炸药,需要加深认识和亟待攻克的难题还有很多”

  行业里的人尊称王泽山为“火药王”,他却自谦地说:“那是因为我姓王。”

  黑火药是现代火炸药的始祖,也是中国古代的四大发明之一。火炸药是一个国家国防实力的重要体现,然而近现代以来,我国的火炸药技术却远远落后于西方大国。王泽山通过现代技术,将中国人发明的火药在效能、工艺方面推进了一大步,使中国古老的发明重新绽放出新的活力。

  王泽山出生时,家乡东北已被日军占领,他从小就将“强国方能御侮”的道理铭记于心。1954年,19岁的王泽山怀揣着强国梦报考了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

  选择专业时,他出人意料地选择了一个“大冷门”——火炸药专业。不少考生嫌弃这个专业过于基础、枯燥和危险,王泽山却毫不怀疑自己的选择:“国家需要就是我研究的方向,而火炸药领域是有国家战略意义的。”从那时起,火炸药研究就成了他的毕生追求。

  历经数十年钻研,王泽山在含能材料工程领域获得多项重大研究成果,成为我国火炸药学科带头人。

  上世纪80年代,他首创了火炸药资源化系列再利用技术,为消除废弃含能材料公害提供了技术支撑,是我国火炸药领域军民融合道路的开拓者,该技术获得1993年度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一等奖;自上世纪90年代起,王泽山通过研究发射药燃烧的补偿理论,发明了低温感含能材料,并解决了长贮稳定性问题,显著提高了发射药的能量利用率,该技术获得1996年度国家技术发明奖一等奖。

  彼时,成为“双冠王”的王泽山已经61岁了。“别人都劝我功成身退,但我的生活早就跟科研分不开了。”王泽山说,“每次获奖既是荣誉,更是激励和召唤。关于火炸药,我们需要加深的认识和亟待攻克的难题还有很多。”

  在达到退休年龄后的20年里,王泽山利用自己创立的装药新技术和相应的弹道理论,研发出了具有普遍适用性的远射程与模块装药技术。依照他独创的补偿装药理论和技术方案,火炮用一种装填模块即可覆盖全射程,从而大幅度地提升了远程火炮的打击能力。从此,我国火炮的射程提高20%以上,或最大发射过载降低25%以上,弹道性能全面超过其他国家的同类火炮。该项技术获得2016年度国家技术发明奖一等奖。

  “秘诀是用‘科学’指导科研工作”

  人人都好奇,王泽山为什么总能创新?

  “我的秘诀,就是用‘科学’指导科研工作。”王泽山将这个“科学”概括为:科学精神、科学态度和科学方法。

  “做研究首先要有科学精神。”王泽山说,除了为国担当的高度责任感,在执行任务的时候还要敢于超越、精益求精。

  “科学态度就是科研上不使巧劲,不追求短平快的项目。还要能坚持,遇到困难绝不动摇。”王泽山说,有一些很“聪明”的同事,经常提出一些新的、似乎有价值的观点,经常在研究高峰期间,突然提出更“动人”的见解和新的方向——他们“立志”快、转变快,结果往往一场空。

  关于科学方法,王泽山有一番独特的心得。王泽山说,他的选题原则是“客观需要、国际前沿、有能力解决”。

  其次,王泽山看重“求本”(追求本质)的思维方法,即注意在众多方面因素中,找到事物的核心,透过现象看本质。学生孙金华说,王泽山带领学生做研究时,反复叮嘱他们不能流于表面。对于在实验中获取的各类数据,他都会亲自核对、仔细分析,不会忽略、放过任何一个细微变化。

  王泽山还强调,遇到问题要多问几个“为什么”。“问过和思考过后,一方面认识的范围扩大了,另一方面是对问题的理解也愈加集中和深入了。”王泽山说,“为什么”之后,过程往往还没完结,这时还要问“它还存在什么问题?”“能不能比它还好?”“怎么做才能比它还好?”在“为什么”的基础上,上升到“怎么做”的层次。

  “我这一辈子只想做好一件事”

  “王老师好像永远不知疲倦。”他身边的人这样说。王泽山家里的灯是最早亮、最晚灭的。只要没有特殊安排,他都会在晚上9点半左右休息,凌晨两三点起来工作。他通常上午9点到办公室,和同事、学生商量事情。午饭后稍微休息一下,起来继续工作。

  王泽山空闲的时间也都在思考。因为一边思考一边走路,他还闹出过不少进错楼、跑错房间、错乘火车铺位的笑话。有时,他的夫人为他倒好了咖啡,他却因为入神思考而忘记喝掉,夫人不得不把咖啡热了一次又一次。

  生活里“争分夺秒”,他却舍得扔大把时间在试验场。即使已经80多岁,王泽山一年还是有近一半时间在试验场。冬天在内蒙古靶场做实验,气温零下几十摄氏度,高速摄像机都“罢工”了,王泽山还和团队一起驻守。他说,这样既是为了能准确收集一手数据,也是为了确保整个实验过程安全有效。

  “火炸药研究已融入我的一生,我这一辈子只想做好一件事,别的我也做不来。”王泽山说:“这次获奖,对我来说是莫大的鼓励。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人人有责,我会继续为创造世界一流的火炸药成果而努力!”

友情链接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