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全国及各地
法官办理知产案,是技术调查官帮了大忙!
2018-04-12 14:15  来源:上海知产法院 

  每年的4月26日是“世界知识产权日”,意在推动加大知识产权保护力度,形成全社会创造、保护、运用知识产权的理念和氛围。

  4月9日上午,上海知识产权法院召开了技术调查官工作座谈会暨培训会,10余名技术调查官齐聚一堂。

  在法院外,他们也许是工程师、博导、研究人员、某个领域的专家;但在上海知产法院内,他们有一个共同的身份——技术调查官。

  数据显示,上海知产法院成立以来,先后聘任了13名技术调查官,自启动技术调查官相关工作以来,技术调查室共受理技术调查案件124件,完成技术咨询、参加证据保全、现场勘验等591件次,出具技术审查意见36份。技术调查工作取得了阶段性成效。这自然离不开技术调查官的辛勤付出和努力!今天,就来听听他们的故事。

  声音1

  “我们可以替法官做技术争议的梳理和分析,提供专业咨询意见,节省他们审理案件的时间”

  陈立,来自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局光电部。今年3月,她刚刚加入上海知产法院,成为了一名技术调查官。来到上海知产法院交流的第一个月,陈立共接到6起案件。这些案件,即便是到了她这样的专业人士手里,审理起来也是有一定难度的。

  陈立回忆说,在一起涉及打印机的侵害发明专利权纠纷案件中,她在阅卷中发现,仅此一个案件,专利权利要求书说明说和附加图,加起来竟然有240多页,十几个实施例。

  “事实上,我们通过所学知识,可以替法官就技术争议事实进行梳理和分析,并提供专业咨询意见,从而节省法官审理案件的时间。”她说。

  做了15年专利审查工作的陈立花了一周时间,将240多页专利文件读完,把各个部件之间的逻辑结构关系都厘清,再用大半天将研究要点一一告知给办案法官。

  “有的案件专利说明书虽然短但实际内容却很复杂,差异就存在那‘多一点点’的专业内容上,很难甄别到底属于普通区别,还是产品本身有着本质区别,这时候就特别需要专业技术人员提供专业分析和帮助。”陈立说。

  陈立还说:“我观察到,技术调查官的桌上总是有厚厚一摞卷宗,还有源源不断的新案子交来,所以深深体会到这个工作的重要性,因为知产案件的特殊性,让技术调查的工作变得不可或缺。”

  与此同时,陈立也表示,仅仅一个月的工作,她已经从中有所收获。

  陈立一直从事发明专利的审查工作(授权和驳回),对授权后专利权的保护工作非常好奇。“我想看看前面所做的工作对后面知识产权保护有什么影响,有哪些好的有哪些不足,从而对前面的专利审查工作有所反思,让我们的工作做得更为完善。”她说。

  声音2

  “‘不是所有的事情都懂’也许是技术调查官的普遍担忧,但‘比其他人都懂’又是他们不得拒绝的最大理由”

  技术调查官郭寅龙是中科院有机化学所博士生导师,近期,他在山东聊城参与了一起涉及煤炭化工知识产权案件证据保全工作。

  刚开始接到任务时他很为难。“当时一看不是纯化学方面的我就不敢接了,虽然身为技术调查官,但并非所有的事情都懂,因为专业还是有限制的。”但为了完成这项任务,郭寅龙开始研究该案中全部的专利文件。

  “以我自己的专业背景,案件中的化学知识都能看懂,那就多花点时间学习一些跨界的知识。”三四天的时间里,他边学习边研究,甚至还涉及到了设计专业,最终他总结出了该案专利中所有重点问题。

  作为上海知产法院第一批聘任的技术调查官,“上岗”以来,郭寅龙面对的都是一些“疑难杂症”,不仅考验他的专业能力,更考验他的综合实力。

  “我的感受是,做技术调查官,不是单纯由我们提供技术支持,我们也从中学习到了很多专业外的知识,非常有意义。”郭寅龙由衷感叹。

  声音3

  “从事技术研究的人,对技术有一种本能的尊重,我很愿意做技术调查官工作,发自内心热爱它”

  因为住在北京,中国知识产权研究会网络知产会秘书长刘芳参与上海知识产权法院技术调查活动需往返于京沪两地。

  “我热爱这份工作,即使两地奔波,也希望多承担相关工作,保证一有案件需要,就会随叫随到”这是刘芳的承诺。

  当问起如何坚持常年“有案需要,随叫随到”呢?刘芳表示,是自己发自内心喜爱这份技术调查的兼职工作,因为能在这样一个平台上帮法官查清技术事实,将自己的专业知识充分发挥。“实际上,从事技术研究的人对技术有一种本能的尊重,他们也尊重创新,因此很愿意做技术调查工作。”

  对于已经从事专利实务工作25年之久的刘芳而言,要做一名能打十分的技术调查官,清晰的技术认知占八分,对法律规则的了解应占了两分,这样才能在客观公正的前提下作为法官的技术助理,独立表达技术观点,辅助法官查明技术事实。

  上海知产法院在会议总结中提到,自建院以来,技术调查官充分利用自己的专业技术知识为知识产权案件提供技术服务。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一件案件因技术调查官提供的技术审查意见原因而被上级法院改判或者发回重审。

  技术调查官帮助法官解决技术问题,让大部分出自法律专业的法官通过这些专业技术人员和专家参与办案,来提升案件审判效率。技术调查官不仅可以“单兵作战”,也多次组成“联合部队”共同解决多专业技术问题。技术调查官参与出庭的案件审理平均天数为117天,而委托技术鉴定的案件审理平均天数要178天,两者相比缩短61天,审判效率高出52%。

  上海知产法院副院长黎淑兰在会上表示,上海知产法院97%以上的一审案件都是技术类知识产权案件。建立技术调查官队伍后,技术调查官积极参与案件的开庭、保全、勘验等各个诉讼程序中,向法官提供客观、公正、中立、专业的技术服务,解决了大量的技术问题,提高了知识产权案件的审判质量和效率。为了能尽快查明技术事实,许多技术调查官庭审前认真做好准备工作,庭审后认真撰写技术审查意见书,不少技术调查官加班加点,任劳任怨,以极其认真负责的态度高质量地完成技术调查工作,受到了广大法官普遍的好评和广泛欢迎。

  在上海知产法院审理的具有社会影响的案件中,都有技术调查官的身影和智慧,有的案件还入选中国法院十大知识产权案件,上海法院优秀裁判文书、示范庭审、精品案例等。

  黎淑兰副院长就下一步继续做好技术调查官工作提出四点意见:一是要找准定位,切实做好技术调查官工作;二是履职尽责,提供优质高效的专业技术服务;三是锐意进取,积极创造技术调查官制度经验;四是加强学习,打造一支高素质、专业化的技术调查官队伍。

  座谈会结束后,上海知产法院举行了一场专业培训会。由陆凤玉法官讲解“专利案件审理思路”、何渊法官讲解“软件案件审理思路”。

  通过技术调查官与法官的互动交流,更好地发挥技术调查官的作用,并与法官共同努力,公正高效地审理好技术类知识产权案件。

  在中国,知识产权对我们生活发挥的重要作用持续地得到了更多的关注,对提供一个知识产权保护所需的生态系统给与更多的关注,这是更为重要的。中国已经取得一些令人惊异的成就,中国的专利局收到的专利申请比世界上任何一个专利局都多。要提高中国产品的质量,必然要更大地打开大门,更多地引进国外先进技术和产品,而这些都意味着要保护知识产权。

  每年的4月26日,全世界和中国各地都举行多种多样的活动。维护知识产权,是尊重别人智力成果的体现。维护知识产权,不仅是查获了多少张翻版,查处了多少假商标的问题,更重要的是普及知识产权法律,全面提升市民的保护意识。“尊重知识产权,维护市场秩序”是每个人义不容辞的责任,也是中国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重要部分。

友情链接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