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上海
上海自贸试验区与国际水准的差距有多大?
2017-02-17 11:31  沈桂龙   来源:东方网 

  上海自贸区作为全国最早的自由贸易试验区,对其要求标准相当高。国务院给上海自贸区提了五大任务,这五大任务中间都是有相互关联的,在投资领域的开放方面更是重中之重。三年过后,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窗口试验区已经结束,结束之后对它怎么评估、评价,下一步怎么走,这是政府比较关心的问题,也是学界比较关心的问题。

  一、自贸试验区基本立法未能更直接、更清晰地体现国际投资普遍原则

  在投资领域,现在投资经济的各个行业已经形成了一批可复制、可推广的经验,在全国其他自贸区有些已经在推广,那么投资管理创新到底碰上了什么问题?有几个方面是需要关注的,因为对所有的自贸区来说,在投资领域的开放,都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试验区。很多自贸区包括上海的法律条文都出来了,但是各个地区之间是有差别的。从上海来看,如果对标国际贸易准则,有两个差距:

  (1)国际经济贸易关系中一些普遍遵守的原则散落在各具体规定之中。比如说公平竞争是散落在各个方面的,上海自贸区可以实现准入和负面清单,在第八章里面又提出来劳动标准和环境标准的问题,都是散落在各个方面,像广东是加入了改革的容错机制,但是直接写到自贸区当中,跟国际高标准的贸易准则相比没有更直接的表述出现。

  (2)上海自贸试验区基本立法未能开宗明义、清晰直接地体现国际高标准投资贸易规则的基本原则。

  二、负面清单文本未全面接入国际投资规则新理念、新标准、新表述、新范畴

  (1)话语系统与国际趋势不符。在关于话语系统方面,和国际的高标准贸易规则不相符,尽管进行了努力,但是关于资产的自由转移和竞争基本研究等,都没有非常清晰规范地去界定,所以现在的话语系统跟过去无论是联合国下面有关部门的高标准,还是其他的高标准,都不相符。

  (2)自贸试验区负面清单没有对投资进行明确定义,投资口径偏小,且仅涵盖准入前阶段。关于投资涵盖的内容实际上是有规定的,美国在 2012 年已经公布了对外谈判标准的版本,在这个版本中,明确地提出来投资涵盖了什么,包括直接或者间接的一些有资产特征的投资,对收益的期待和风险的承担,知识产权、财产等八大类都属于投资的范围,所以涵盖的范围相当广,但是在界定的时候范围比它小得多,所以在谈判的时候就会出现问题,尽管已经达成了很多协议,有很多突破,但是也碰到了很大的问题。

  (3)上海自贸试验区面清单中的不符合措施内容繁杂。2013 年上海自贸试验区是第一个实行负面清单制度的,2014 年进行改变减少了一些,2015 年国家发改委所有的自贸区用同一个标准,但是里面一系列的用语,包括实施的规则、引用的原则、实施程序,都没有明确的交代,所以跟国际话语不对接,因此欧盟商会经常提出来,说这个负面清单仍然比较长,我们所知道的美国和韩国的自贸协定当中,韩国对美国是 47 条,而像美国跟乌拉圭则更少。

  三、商事登记制度改革相比发达国家仍存在一定差距

  关于商务注册登记,有的时候是放在民间投资领域来讨论的,也有放到政府投资领域的。这方面有两个大问题:

  (1)外商认定标准。英国的法律是按照所在地来确认是不是在自贸区或者是本地的企业,但是上海自贸区不是这样做的,只有法律行业可以将法律的办公场所注册为个人投资场所,其他行业则不行。这就导致出现了两个不太好处理的问题,第一个是监管问题,第二个是投资后的贸易争端。

  (2)企业准入的"单一窗口"还有较大提升空间。现在大数据云平台没有开放、在广播电视行业仍然有很多限制,比如国外电信运营商可以持股比例的限制。在商业注册的领域实际上也有很多限制,各个地区之间不一样。

  针对这些问题下一步该怎么做?

  (1)自贸试验区立法应直接体现国际投资通行规则

  将全面的国民待遇原则、公平竞争原则、透明度原则等,直接开宗明义的写入《条例》总则,以此统领整个条例,指导自贸试验区健康运行。准入前国民待遇和负面清单的管理模式等相关表述,可直接引入投资新规则的表述,即在设立、获取、收购、扩张、管理、运作、经营、销售或其他处置时的投资行为,给予外国投资者的待遇并不逊色于本国投资者。负面清单也应调整称之为不符措施。《条例》投资开放一章应尽快制定更为细致的实施办法,并全面接入投资新规则理念,劳工标准、环境标准、知识产权等条款规定也应尽快制定实施办法。透明度要求三条规定加以整合,直接点出"透明度"表述。

  (2)自贸试验区"高仿"国际最高标准的美国 BIT"负面清单"

  负面清单在形式上要对标 TTIP、TPP 等国际投资贸易谈判的负面清单标准形式,为我国正在进行的及未来的相关谈判做好形式准备。在实际运用中我们要高仿美国的版本,比如 2012 年的范本。现在比较下来,BIT 的标准是最高的,TPP 当中除了第五条没有写进 2012 年美国的范本当中,其他的内容,比如说第 10 条、第 11 条、第 19 条、第 20 条关于透明度的一系列的原则,都写在了美国 BIT 的版本当中。为什么我们要高仿美国的 BIT 版本呢?就是因为其内容是规范的。我们要去对接它很多的内容,比如国有企业竞争的透明度。在这方面,韩美自贸区(KORUS)的负面清单可以提供一定的借鉴。

  (3)建立与商事制度改革配套的高效透明的现代政府治理体系

  商事制度改革的核心还是在行政审批方面。进一步扩大业务准入的关键仍是减少审批,推进许可证、牌照资质等改革。在推进简政放权向纵深发展的同时,加大政府服务管理创新力度。

  (作者系上海社科院经济研究所副所长、教授)

友情链接更多